乙未年三月初三,上巳节。

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百草堂内的众人就已经早早起来了,一些人自主的开始收拾屋子,里外俱道的打扫了一遍,楚轩则是独自一个站在书房里,目光凝视那三块灵牌久久出神,面前的清香已经快要燃尽,似乎已经站在了那儿很久的时间了,直到门外传来小莲的催促声,他才微微闭上眼睛,顺着鼻翼捏了捏眉心,口里却微微回了小莲一句︰“知道了。”

挥手将幕帘微微拉好,他神色平常的走出了书房,看到那膳房之内的烟火已经缓缓升起来了,或许是今天日子与众不同的缘故,百草堂内的一群女子破天荒的做了一顿伙食,这里面还包括刚刚苏醒不久,那个名叫桃花的女子,这个时候,张家三兄弟已经在院子上摆好了桌椅碗筷,一道又一道的菜肴被小莲端了上来,白虎这家伙还弄了两壶酒,坐在那里一口一口的喝着。

“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?”楚轩走了过去,背负双手问了一句。

“呃……没、没什么。”他神色古怪的望向膳房,那名叫蓉蓉的少女端着一道小菜,面带笑意的走了过来︰“楚公子!”她先和楚轩打了声招呼,然后将那小菜放在白虎面前之后,才满脸羞红的走开了,又过了一阵,名叫桃花的女子也走了过来,和楚轩微微说了一些客套的话,大概是都感谢楚轩救了她之类的,那桃花的目光偶尔也会瞥向白虎,会微微露出了某种异样的神色来,一旁的楚轩早就看清楚了一些端倪,却没有出言挑破,待那桃花离开之后,楚轩将张之栋召来,然后微微吩咐了几句,那张之栋听了点点头,随后迅速的跑开了。

又过了一阵,所以的菜肴大概都已经被端上了,整个百草堂的人围在了一起,开始默默的吃东西,期间倒是没有人说着什么,都是一边吃着一边相互打量的样子,一场普普通通的早饭气氛微微带着一丝诡异,楚轩拿起碗筷,慢条斯理的吃了几口,直到将一碗米饭咽入腹中,在将碗筷缓缓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楚公子,您要喝汤嘛?”身后的小莲凑了上来,微微开口问着。

“你做的?”看她一副希翼的模样,楚轩笑着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啦……”小莲的脸色微微红了些,却还是压低了声音微微解释着︰“是小姐啊,她亲手做的汤呢,好像味道很不错的样子哦。”

“喔。”楚轩看了一眼将头微微缩了缩的苏鱼,缓缓摇了摇头︰“给。”

他将磁碗递了过去,小莲接过,跑到膳房盛了一些,然后用托盘端了出来︰“楚公子,您尝尝,之前小莲偷偷在膳房喝过,味道很好呢。”她压低了声音,还故意的舔了舔嘴唇,一副微微回味的样子。

楚轩看着好笑,伸手接过瓷碗,放在嘴里微微抿了一口。

“味道怎么样?楚公子?”小莲看了一眼视线望过来的苏鱼,然后眨了眨眼睛问着。

“嗯?——”

汤到嘴里,却没有喝下去,握着瓷碗的手微微僵了僵,楚轩抿了抿唇,皱着眉,味蕾……却一下子变得稍稍模糊了起来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嗯?这是什么汤?”

“黄泉汤啊,我黄泉道秘传的,你现在受了伤,喝了它对你的伤势会有好处。”

“嘭——”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蔺九如——你不要在白费心机了。”

“杀生成仁,我左右不了你的想法,如果你不愿意喝,可以告诉我,从一早上到现在,我一滴水还没喝过?”

“除非你杀了我,否则,你夺不回黄泉印。”

“我大概做不出那么忘恩负义的事情。”

“无论做得出,还是做不出,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,落在我手里的东西,从来都没有还出去的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