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篝火上加了一些柴,又在陶罐里添了一点水。

小乖转过身,与咕咕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。

噼啪作响的燃烧声在岩洞内传递着,小乖错开视线,走到一旁的石板处,趴在那里闭目养神。

咕咕却没有打算放过它,走上前拽着它的尾巴,想要像往常一样提起来。

但是小乖今日的重量和以往明显有些不同,犹如虎豹的身形已经超过那柔弱的小猫太多,哪怕咕咕使尽全力,却仍然没有将它提起来。

这个时候,小乖大概已经明白了,今天这种事情,大概是已经难以躲避了。

它睁开眼睛,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而一边的咕咕似乎发觉自己抓不动它,只好气喘吁吁的停下来,她眨着漆黑的大眼睛盯着它,不明白小乖为何有了这么大的变化。

“小乖……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?”她皱了皱鼻子,似乎对它变胖了的体重,有些不满的样子。

小乖则是挠了挠头,眼珠一转的说道︰“咳咳……呃……是这样的……”

它说自己在外面游荡的时候,遇到了一只恐怖的生灵,那生灵想要吃掉它,它只好逃掉,后来进入一处山谷的时候,误吞了一颗珠子,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,还学会了和人类说话……

它绞尽脑汁的编着故事,咕咕也不疑有它,她微微坐在哪里,聚精会神的听小乖说着,偶尔到了惊险处,会发出不由自主的惊呼声。

一个时辰过去了,小乖将的口干舌燥,故事也即将到了最后的阶段了。

“然后呢,然后怎么样了啊?”咕咕继续开口问。

但小乖却有意无意的瞥向洞口,因为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已经缓缓的传递过来了。

它以为那个人类回到了岩洞,顿时生出了一些如释重负的情绪。

“有人来了,我去看看!”

话音落下,它朝着洞口迅速跑去了,咕咕微微愣了一阵,也立马的跟了上去。

“等等我——”

她身子似乎还是有些虚弱的样子,朗朗跄跄的跑了几步,就已经变得气喘吁吁了,来到洞口的岩壁前,她看到小乖微微站在那里,全身汗毛都微微的炸立了起来。

“小乖,怎么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有两个男子就落到了视线之中,她眨着眼睛看了一下,发现那两人并不认识的样子,当即就警惕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,因为在清河村,这种不甚熟悉的陌生人,向来都是危险的因素。

那两个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了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人类,双方视线微微接触的时候,都是微微一愣的样子。

“是你……”

那两人看到了咕咕,顿时全身绷紧,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但小乖与咕咕对视了一眼,却不明白这两个人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。

双方都是按兵不动的站在那里,互相盯着对方,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,小乖狐疑的盯着其中一个人,露出了一丝惊讶的模样。

因为这两个人虽然衣衫褴褛、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,但是小乖还是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地方。

“是你……”它盯着蔡郁垒,又看了一眼一旁的神茶,显然是认出了对方的模样。

蔡郁垒则是面色不善的盯着它们,毕竟先前魔阎镇上空发生的大战,将整个魔阎镇撕成了碎片,若不是他们两个及时的跳进了地狱的通道处,几乎难以在那种恐怖的余波中活下来,所以再次碰到咕咕的时候,他们才会产生那么大的反应,甚至生出了一些复杂的情绪来。

“老蔡……”神茶给蔡郁垒打了一个眼色,示意他反应不要这么大,自己却上前一步,微微的咳嗽了一声道︰“呃……你们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话虽然是对小乖说的,但是眸子有意无意间,都是悄悄的瞥向了咕咕。

“你们两个,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”小乖狐疑的看了一眼,仍然有些警惕的开口问着,因为先前那个人类曾经说过,咕咕现在的处境似乎很不妙。

“我们?”神茶眨了眨眼睛,看向了一旁郁垒。

“我们要去嶓冢城……”蔡郁垒微微眯着眸子,神色复杂的瞥了咕咕一眼︰“而这处岩洞,乃是路上的一处补给点,我前往嶓冢城的时候,偶尔会在这里休息一晚上,那里面还有我藏匿的陶罐等用具。”

听了这话,小乖微微一愣,这个时候他才知道,原来它们用来熬煮的陶罐,竟然是蔡郁垒留下的东西。

“小乖……”身后的咕咕伸手拽了拽它的尾巴,然后指了指蔡郁垒与神茶两人︰“……你认识他们吗?”她微微开口问着,眼睛看过去的时候,郁垒与神茶已经窜到了岩洞口不远,一处遮蔽的巨石上。

这两人似乎对咕咕的手指反应有些大,他们如临大敌的站在那里,冷汗都微微冒了出来。

“呃……怎么会跳的……那么高呢?”咕咕微微愣了下,忍不住奇怪的嘀咕着。

一刻钟后,被误认为是小乖“朋友”的神茶和郁垒,神色拘谨的坐在岩洞的石板上,咕咕用木勺舀了两碗肉汤,然后给神茶郁垒端了过来。

咕咕很客气,努力装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来接待小乖的“朋友”,而神茶与郁垒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,仿佛遇到什么大人物一般,神色甚为紧张的应付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