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了一口木酥茶,将里面的酥肉吃掉,婆婆用湿巾抿了抿嘴唇,目光却落到了苏鱼身上︰“小鱼……”

“啊?——婆婆!”苏鱼听闻后望了过来,神色稍稍有些疑惑。

“以后离那人远一点。”婆婆眯着眼睛如此说着。

苏鱼听了微微一愣,有些莫名其妙,因此下意识的问︰“为什么啊?”

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,苏鱼自然知晓瞒不过婆婆的眼睛,但她从未想过,婆婆竟然会出言劝阻她。

“因为那个家伙是个丧门星……”婆婆加重了语气,目光也有些深沉的望了过来︰“你靠他太近,会沾染到他身上的霉气,到时候,道业受阻是小,丢掉小命才是大。”

“婆婆……”听到这个理由,苏鱼有些哭笑不得︰“怎么您也信上江湖术士的那种鬼话了?”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婆婆淡淡的瞥了她一眼︰“那人克天克地克六亲,天下无人不克,你与他距离太近,小心惹祸上身!”

见婆婆如此严肃的与她说着,苏鱼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扯动着嘴角道︰“婆婆,您……您不是在说笑吧?”

“你觉得我像在说笑吗?”婆婆眯了眯眼睛说︰“他毕竟是看到了众生的高手,会落得如此下场,自然不会是那么简单。”

“婆婆……”苏鱼突然被勾起了好奇心,一旁的小莲也顾不得吃了,扑棱着耳朵听︰“那他到底因为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呢?”

“因为什么?”婆婆冷冷地说道︰“存天理,灭人欲。他本是咎由自取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炼狱城以东的荒原上,杀生成仁转过身,指着远处道︰“大概就是那个方向了,距离这里大概有十几万里的路程。”

听他如此说着,婆魔天眯了眯眼睛,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。

他皱眉自然不是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,事实上,十几万里的路程,对待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,也不过是稍稍费点儿功夫了罢了,他在乎的是,对方放过了他与锯公两人,只为了让他万里迢迢的去一个地方,然后帮他做一件事?

这种结果怎么看都有些不靠谱,虽然他与杀生成仁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,但当时那种情况,以对方超绝的手段,足以将他们两个留下来,不过对方却放弃杀掉他们,反而提出了一个看似公平的交易,而这交易的内容,除了他们两个帮他做一件事情之外,对方也会将桃止山的真正方位告诉婆魔天,助他寻到他父亲的神墓!

仔细回想了一遍杀生成仁言语的一字一句,婆魔天皱着眉头,心情显得更加暴躁了︰“我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,这样做,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?”

“你不知道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,是因为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”杀生成仁偏头笑了笑︰“但你只要明白,我需要你这样做就够了,起码对你来说,并没有什么坏处不是吗?”

“并没有什么坏处吗?”婆魔天挑了挑眉。

与自身的安危相比,换成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,显然是在美妙不过了,但当这种事情落到婆魔天头上的时候,他却没有多少欣喜的情绪,除了被一个后辈打败的沮丧外,最主要的是他根本就不信对方的某种打算,按照他的理解来说,这种超乎情理之外的事情,大多数都伴随着某些算计之类的东西,只是,这种东西他现在还看不到,所以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。

不过,眼下的情况已经遭的不能在遭了,他与锯公联手对战杀生成仁,最后不仅没有成功翻盘,反而被对方轻而易举的镇压了下去,这种巨大的挫败感让婆魔天有些茫然失措,也有些迷惑难消,但连生死都无法主宰的众生,又有什么资格与对方谈条件呢?何况,对方所提出的要求,也让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想到这里,婆魔天叹了口气,看了一眼跟在后面、有些鼻青脸肿的锯公。

“我找到他之后呢?”婆魔天突然问着︰“将他带回来给你?”

“用不着。”杀生成仁摇了摇头,随后看了他一眼︰“我们只需要他身上的一件东西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一件东西?我们?”婆魔天重复了一遍,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。

“哪是一副空间坐标的节点图,应该是印在了他的背上。”杀生成仁看着他说道︰“这部节点图记载了九幽地狱的每一处坐标,其中就有你父亲的那一座,若是得不到这部节点图,哪怕你走到桃止山,也未必能准确的定位到你父亲的坟中,因为那些地狱坐标是不断移动的,除了黄泉道主之外,他大概是最后一个知晓坐标的人。”

“最后一个?”婆魔天眨了眨眼睛︰“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他……”杀生成仁笑了笑︰“他当年乃是七十二阴曹之首,负责掌管九幽各大通道的枢纽,也是黄泉道宗经文典籍的编纂者。”

“原来是他?”或许是对这个人有些印象,亦或许是从某些只言片语中听说过他,婆魔天显得微微有些犹豫︰“他似乎受到过某种恶毒的诅咒,相传,任何一个想要接近他的人,都会变得霉运缠身。”

这种传闻杀生成仁也听说过,甚至了解的比婆魔天还要透彻,他甚至曾考虑过,要不要亲自去一趟找哪个家伙。

但他现在的状况有些诡异,作为三位一体的特殊形态,杀生成仁与大陀罗门王的纠葛几乎难以理清。

被困在时空夹缝中的大陀罗门王疏导着反宇宙的物质能量,它虽然无法对这个世界直接加以影响,却可以控制另一种形态,间接的撬动这个世界的某些构造。

就像曾经的雷主、不动明王一样,那些被召唤出来的物质体,皆是大陀罗门王影响这个世界的媒介,而它要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,也只能靠着这种媒介来传输。

至于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大陀罗门王的媒介,杀生成仁根本就不知道,虽然他摆脱了大陀罗门王的控制,但三位一体的特殊形态,让本尊依然和对方有所牵连,所以说,只要他看到的、听到的、闻到的一些东西,有很大的几率被大陀罗门王窥视到,所以许多事情,他只能假手于人,绕开某条与大陀罗门王牵扯的线,从而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霉运缠身虽然无迹可寻,但终究是可以规避的……”杀生成仁如此说︰“渡厄天尊的诅咒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PS︰本书首发起点中文网,收藏、推荐、订阅、月票,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