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还以为你不知道。”

“教授变成僵尸以后没有七情六欲,怎么会爱我?”我摸着手上的星月菩提,这串星月菩提正在变色期,颜色不均匀,有些难看。

“终归会有的。”

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”

李晓曼对着我眨了眨眼,丢下一句:“顾小沫,你太八卦了。”就扬长而去,我盯着她的背影半天也没琢磨透她究竟要不要跟王新宇教授办婚礼。

赵琰和胡三的婚期已经定了,两个人结束了旅行,正往回赶。我也忙着着手给胡三腾出新房,在各大商场选购新家具。

陆离一直示好,店里的柜台上总会出现各种做工精致的小礼物,不论我去哪里他都默不吭声不远不近的跟在我身后,而我身边的鬼怪大概也因为他少了不少。

胡三和赵琰没有赶回来,我一个人过了一个孤单冷清的中秋节。

吃完饭躺在院中的摇椅上赏月,当年总能看到姥姥坐在摇椅上,胡三盘坐在姥姥摇椅旁边,画面静谧温馨,而今再也看不到了。

陆离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太惊讶,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小沫……”

“我身上既然没有你要的东西,你就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”

“我想守着你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陆离缓缓的走到我跟前,低声说,“除了不能让死去的人复活以外,你有其他的愿望,我都可以为你实现。

我苦笑着说:“陆离,我不想永生永世的活着,一个人孤独寂寞,我只求魂飞魄散而已。”说完之后,我抬着头看着他问,“这个愿望你也能为我实现?”

“小沫……”陆离惨淡一笑,“你终究是恨我的。”

“对,我恨你,即便死也不肯原谅你!”我盯着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一如初见,深不见底,我甚至看不到他眼底深处的情绪。

我拼尽全部的力气,只是为了成为普通人,但是成为普通人又有什么好?

我失去了母亲,失去了姥姥,甚至失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米果。我杀了郁文景,伤害了巫医和黑蛇妖,我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。

往后的人生是做人还是作妖,于我来说都不重要,再也没有我想要守护的人了。

我的世界变的贫瘠、可怕,我的存在只是灾难。

无论陆离再怎么示好,米果都是我和他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,我不许他走近。

他亲手夺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,夺走了我活下去的意义,我不会选择原谅。

替人捉鬼降妖,或许也是在弥补,弥补姥姥和我妈。除此之外,我找不到距离她们更近的方法。

“我恨你,恨你给了我不生不死的身体,恨你让我永生永世孤苦无依。”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,“我不在乎人鬼殊途,不在乎身份悬殊,更不在乎血统不纯正,从始至终我在乎的只有你而已。而你是怎么对我的?你接近我、撩拨我,只是为了我的躯壳,为了给璎珞找一个合适的容器,让她复活!你既然那么爱她,为什么当初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,为什么不给她永世不死的身躯?”

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当初陆离为什么不给璎珞永世不死的身躯。

“陆郎,我想要看时间流逝,我与你白发苍苍,闲坐庭院听风饮茶,儿孙绕膝。我不要不老不死的寿命,毕竟时间太长会让人不珍惜。正因为时间短暂,我们才如此珍惜彼此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老!”

当初璎珞与陆离的话还犹在耳畔,我怎么能放下这段执念?

我要的同璎珞有什么不同,可是他却不顾我的意愿给了我永生。

永生啊,永生的路那么长,长的看不到尽头,长的让我心生绝望。时间的河流中,没有什么可以陪我永恒,甚至没有什么能让我的心再一次颤动。

我没有了姥姥,没有了妈妈、没有了米果,也失去了陆离,永生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。我已经成了不老不死,不生不灭的怪物!

陆离朝着我伸出了手,想过来拉我,我却无情的多了躲开,“如果你不愿意收回我的命,那么永生永世我们也不必再见。”

“小沫,你究竟要任性到什么时候?”陆离沉声说,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波动,“你以为失去米果只有你痛苦?他也是我的孩子,是我的骨肉!千万年中我陆离唯一的骨肉,我的悲痛不比你少半分,你为什么就看不到!”

“是你拿米果的命去救了璎珞,你是冥界的鬼王啊,想要让一个鬼死而复生有很多法子,为什么要牺牲我的米果?”我从摇椅上站了起来,朝着他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,颓然的跌坐在地上,“你有整个冥界,你有璎珞,而我只有米果,你怎么忍心将她从我身边带走?”

陆离上来抱住了我,他的声音里终于带了几分哽咽,“对不起,小沫!我会将米果还给你,你不用害怕,一觉醒来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