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综复杂的山体通道地处严寒之巅,里面冷得像个冰窖。

漫长的夜晚对于普通人类而言,那点微不足道的体温很难维持在正常水平。

士郎怀抱双臂坐在冰冷的地面上,冻得发紫的嘴唇不断呼出白气。

洞内的幽灵体神奇宝贝聚拢在他身旁,即便知道不能给他带来温暖,也会选择这么做。

闷闷不乐的雷恩低头蹙眉,重复对碰毛绒绒的圆形小掌,长而细的黑色尾部末端来回划在墙壁上。

木棉球走到它身边,慌慌忙忙不知在讲什么,可雷恩把头偏过去,嘟着嘴巴不吭声。

结果奇诺栗鼠看不下去,步伐优雅地走到士郎面前,代替大伙与他对话:“酋雷姆和捷克罗姆分离之时,除了基因之楔还留下神秘空壳,它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。”

士郎听闻消息,万分不解地看向大伙,轻声问道:“难道你们还没决定使用它?这可是宝贵的机会。”

雷恩呼出一口闷气,打断奇诺栗鼠的话,不想让它继续说下去,表情严肃地解释:“神秘空壳有很大几率让我们死而复生,同时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,况且能够享用这个待遇的神奇宝贝……只有一个!”

它们肯定就此事争吵不休,谁都想让对方复活,结果搞得不欢而散,后来再也没提起过这茬。

奇诺栗鼠和木棉球无奈作罢,反正它们拗不过倔强的雷恩,干脆保持沉默。士郎差不多读懂它们的意思,没打算过多干预,他觉得应由它们自己决定何从何去。

士郎彻夜不眠地陪伴在雷恩左右,他们即使不用心灵感应,也会很有默契地对视。他是在准备成为训练家的前一天发现雷恩,那时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,竟能看见幽灵状态的雷丘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一面之缘,他知晓隐藏在笼目镇的惊天计划,同时在那天意外知晓异能的使用方法。

自从意外出现在这个世界,士郎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,这比以往残酷的现实要好得多,最起码不会受到别人异样的目光,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却宠着他的哥哥。

波导是一种心灵能量,被形容为每个生物的精神,士郎之所以能看见幽灵体,是因为神奇宝贝死亡后产生怨念,维持那点微弱的波导集聚体存留在世间。

幽灵体和幽灵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,后者可用识破招式捕捉真身,前者却不能这样做,除非本体在强烈意愿的驱使下,愿意与你同享波导能量,否则谁也看不见幽灵体。

幽灵体的存在极其薄弱,它们容易受到强大磁场的危害,一经驱散便无法恢复。

过去这些年,士郎学会利用心灵感应与神奇宝贝沟通,竭尽全力在笼目镇周边找到六十多个流亡的幽灵体,可最终能安然无恙躲在巨人洞窟的仅剩四十七个,其中的酸辛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因为当前的异能开发仅限心灵感应,再者就是通过教授的协助穿梭空间回到现实漫威世界。

士郎心满意足地看着它们入睡,轻手轻脚地扶墙而起,缓解腿部麻痹感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雷恩,他不想当着它的面离开,还是不辞而别的好。

走在巨人洞窟的通道上,他感到背后有一股深沉而又凝重的目光,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“你真的不和他们说一声?这些家伙可是把你当成伙伴了,以往你不在的时候,他们特别想念你。”酋雷姆出现在士郎身后,低沉有力的意念声音带着寒冬的凌厉,萦绕在耳边。

“说这话就没意思了,抓紧时间行动吧!”士郎不自觉地紧握拳头,掌心渗出丝丝细汗。

“我会让几何雪花协助你,如若发现情况不对,先逃再说。”酋雷姆在试验基地不远处的丛林刹住脚步。

破晓的朝霞没有重现天边,暴风雪肆虐了一整夜,临近天空泛起鱼肚白稍微有所减弱,至此气温已经跌破零摄氏度,冷得树叶结起晶莹剔透的冰霜。

他们悄无声息地来到笼目镇附近的偏僻之地,这里建立着庞大的试验基地,外面隐蔽的侦查眼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,时不时还有一些穿着蓝白制服的工作人员来回巡逻。

还好大清早寒意未散,酋雷姆发动技能控制暴风雪转变方向,封锁所有的视线,而士郎在几何雪花的掩护下,顺利穿越暴风雪抵达试验基地侧面。

这里的内部地图已经深刻在他脑子,轻而易举绕过侦查眼进入视线死角区,从背包取出特制工具撬开窗户,动作麻利地翻进去。待四只几何雪花进去后,他小心翼翼地拉上窗帘,以防光线泄露行迹。

闲置仓库的空气很浑浊,可士郎顾不上这些,轻车熟路地拉开门,探头扫描里边的状况,看来他选择这时候行动是最明智的想法,那些熬夜加班的研究者到现在还躺在热乎乎的被窝。

“里面没有人,为安全起见还是把摄像头冻结住!”他不确定监控室有没有人值班。

“我们知道了!”几何雪花迅速出击,使出冰冻光束挨个封住摄像头。